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癔 荷

2019-05-27 10:47:54  来源:张家界新闻网  作者:谢宗玉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那年夏天的某个正午,我面对安仁瑶村朱垅塘的一池盛荷,竟像得了癔症似的,连步子都挪不开……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我已经记不得在那个阳光很烈的正午,自己因何一个人去了朱垅塘?我只记得当时阳光如静瀑一样,从天空倾洒下来。旷野无人,也无禽鸟。一切生物都蔫蔫恹恹的,只有一池盛荷像深夜酒吧里的女子,无比的妖娆。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我不由自主走过去。雨天的荷叶散发出的是淡淡清香,而暴阳下的荷叶则奇香袭人,又没有风,浓郁的芬香一下子就笼罩了我,我长长长长地呼吸,有些微窒息的感觉,但我迷醉这种窒息,它使我的意识有些飘浮,眼皮沉沉的,人却轻轻的像要飞起来了。而那些擎立的荷叶呢,这时也似乎无风而晃,一张张荷叶,像一张张巨大的吸盘,要把我像小虫子样吸附上去呢。又像女人美丽的裙裾,要给我小小的心灵安一个宁静而永恒的家。一枝枝盛开的荷花,则似一个个狐仙鬼精,在重重叠叠的绿色中隐隐闪闪,正午的阳光下,一时巫气大兴。那些高雅幽窕的花瓣,再怎么看,都不像这个尘世中有的。一片片含着雾气,看不真切,相隔不远,却又似乎隔着人仙难以抵及的距离。花蕊中间微露的莲蒂,久看则如薄纱下只只充满诱惑的碧眼。我就这么一点一点地深陷进去了……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孤阳笼罩下的一塘盛荷,这时居然如午夜月圆下的荒坟,所有的精仙都从地底无声地冒了出来。而我,正处在午夜里的一个梦魇之中。面对充满无穷诱惑的恐惧,我挪不开步,也喊不出声。我的脚像拴在那里了,而我的喉咙像被什么掐住了似的。我脸色紫红,汗如雨下,全身肌肉痉孪,如一个得了癔症的孩子。我渴望这时能有人来,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,把我从这种迷幻的境地中拖出来。但村庄所有的人们都在屋架下的凉荫里歇着去了,这时连一只黄狗也不会经过。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后来,荷塘上空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红蜻蜓,它们轻巧地飞翔,漫不经心的飞翔,无所畏惧地飞翔,仿佛那举着一池诱惑的碧荷,对它们够不上半点威胁。空气里响着薄翼振动时细微的摩擦声,绝对的岑静就这样被打破了。我把目光从碧荷深处挣脱出来,去飞逐那些轻灵的身影,我的呼吸一点一点正常了。正午凝冰似的阳光瀑也似乎松动了,在丝丝缕缕水一般地流泻。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……等能够挪动腿的时候,我突然如一只受伤的兔子,惊跳着调转头,一溜烟逃回了村庄。后来,我再也不敢一个人去靠近那一池盛荷了。特别是在夏天阳光浓郁的天气。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    长大后,见了荷一样高雅、精致、充满风骚和诱惑的女子,我也远远地绕道走。一直以来,我都是俗人一个,我承受不了她们对我心理构成的冲击波。当然,在这篇文章里,我主要不是想说这些,我主要是想说,村庄里即使平常的事物,对一个独处的孩子来说,也充满了类似邪恶的惊恐。一个人的成长秘史,实在比一个民族的生存史要细腻深刻得多,也要惊心动魄得多。Xh7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Xh7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举报此信息
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