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澧兰

杀猪饭(小小说)

2020-01-01 15:38:17  来源:张家界日报  作者:胡家胜  阅读: 张家界日报社微信

    田湾村的杀猪匠田幺儿要杀猪了。田幺儿一杀猪,腊月就到了,腊月一到,离年关就不远了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湾人爱熏腊肉,田幺儿家的腊肉每年熏得最早,吊在火炕上,有点像一块块的劈柴。等过年,一块块劈柴就变得金黄。田幺儿一杀猪,村子里的其他人就陆陆续续请田幺儿杀猪了。在田湾,这种习惯形成有了好些年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天麻麻亮,田幺儿家的猪嗷嗷叫了。昨天,田幺儿搜肠刮肚叫了村子里能叫上的男人,也就四五个老头,田幺儿最小,也是六十的人了,记得入冬,田幺儿做了六十大寿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年纪最长的开庆叔,七十有六。比开庆这个年纪大的还有,只是叫去吃杀猪饭的。昨天,田幺儿去叫开庆叔的时候,开庆叔就讲,你是喊吃杀猪饭么?我是两个肩膀抬张嘴,只怕帮不上什么忙。田幺儿说,开庆叔,你烧烧火翻翻肠子总可以吧。开庆叔很开心,可以可以地讲了三遍。可是,这么老早,田幺儿的猪却嗷嗷叫了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开庆被嗷嗷叫的猪声叫醒。入冬以来,老毛病又犯了,夜半有些吭吭咳嗽。老伴说,又咳起了。开庆半开玩笑地讲,我俩过了大半辈子,还讲什么客气呢。老伴说,你是三百钱买个猪,得一张寡嘴,等杀完猪,去医院看看医生。开庆说,有什么好看呢,不就是个咳嗽么,等开了春,阳气升了,树叶全了,鸟儿叫了,自然会好。老伴讲,你不难受,我难受。开庆说,你难受啥呢?老伴说,难听,听起来揪心。开庆想憋,却没憋住,又吭吭两声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开庆披衣起床,走到屋后尿桶旁漱漱屙泡尿。老伴说,门也不掩,腥得作呕。开庆也觉得尿腥重,赶紧抖抖,进屋把门关上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开庆换件平日下地衣服,赶往村口的田幺儿家。一路上,猪还在嗷嗷叫。开庆想,几个人怎就连猪都杀不了呢?是不是还要搭把手。想着,就加快了脚步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猪还在嗷嗷叫。开庆走近田幺儿院子的时候,看见了邻屋的田开来。癞子,杀猪啊,开庆叫田开来小名,没想到今年村子里的第一头猪是从癞子家杀的,意料之外,就换了说话口气。田开来说,正好,开庆老哥来了,怕就缺你这把帮手。开庆说,我比你还要大五岁,作不得依靠。田开来说,谁不晓得你老哥有把力气,来来来,过来搭把帮手。开庆想,癞子能喂多大的猪呢,还要他动手?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开庆年轻时有把蛮力,十几年前,他的扁担劲还扭过了村子里所有年轻人。田幺儿那时还不到五十岁,占着年轻力壮,在乡场上长年杀猪,不信邪,也来挑战。那次是掰手腕,开庆拿住他的手腕,猛一用力,像老虎钳拿捏得他杀猪样嗷嗷叫。田幺儿连连告饶,开庆叔,开庆叔,你轻点儿,骨头怕是碎了。惹得一伙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开来没接大伙吃杀猪饭,他的猪是和城里三下锅连锁店打伙喂的,这种喂法在附近几个村子已经普遍,叫寄养。年初,一个叫胡总的年轻人拖来一车黑山猪,胡总说,愿意喂养的把猪领回家去,猪大了,打个电话,我来杀猪,三一三十一,二一添作五,对半分,杀猪钱我出。村子里没人响应,各家都喂了猪的,就田开来没喂猪,田开来领养了一头。田开来说,我试试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老伴死了几年,田开来就有几年没喂猪了。往年,都是老伴喂的,老伴耐烦,一把料一口草地喂。这些年,田开来的年猪肉都是从市场上买回熏的。儿子儿媳在外打工,过年才回来。过完年,要带走好些腊肉。田开来就想自己喂猪试试。村子里的人就笑,癞子,你也能喂猪?田开来发狠心说,能,保证能。胡总想在田湾村打开局面,就对田开来说,田叔,你喂吧,没喂好,不怪你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开来猪喂得太好。开庆跑去看猪,大黑猪在栏圈里蹲着后臀不起来,任凭一伙人怎么赶怎么拖,就是赖着不起身。开庆趴在栏圈上有些羡慕,癞子,真没想到,你的猪喂得这么好,喂成了小牯牛。田开来说,我也没怎么喂,就是这牲畜喂了睡,睡醒吃,肯着膘。田开来受到开庆的夸奖,心里正美着,一旁的胡总说,开来叔,这猪不是这么喂的。田开来有些想不通,说胡总,你说我的猪没喂好?胡总说,没喂好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湾人喂猪,历来都是以膘肥体壮论好歹,田开来一年来悉心喂养,现在,胡总居然说他没喂好,他觉得怨屈。田开来说,我一年来,苞谷喂了几百斤,洋芋南瓜红苕不知喂多少,怎就没喂好?胡总说,你喂得太好,猪长个长膘去了。田开来糊涂了,这就是没喂好?这在我们田湾是最好的猪,不信去村子里看看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胡总说,怪只怪我当初没给你讲清楚,这猪要放养,控制长膘,体重不能超过两百斤,你看看,你喂的这猪,毛估一下都有三百多斤,还吃了你好多粮食,划不来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开来想想,是有些划不来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胡总说完,几个人痴了,没想过猪有这么喂的。胡总说,猪要运动,像山里的野猪,野猪肉好吃吧。胡总还想说下去,田幺儿催起来,灶锅里的水烧开了,咱赶快过去拖猪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开庆说,两个人拖耳朵,一个人提尾巴,前胯兜根索子,其他人抓鬃毛,蚂蚁上树,这么多人拉也得把拉走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经开庆指点,猪嗷嗷叫了。开庆抓住猪尾巴往上提,猪嗷嗷着站起身子,一步一步往前移。田幺儿说,只管用力,这猪笨,跑不了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原来这猪就是个笨重,在众人折腾下就范了,连嗷嗷叫都变成喘粗气。猪被摁上杀凳,猪眼闭上了,等着挨宰。田幺儿握着磨亮的杀猪刀,叫癞子叔端盆盛血。说着,就一刀捅了进去,又连着往里捅了两下,刀子抽出,血从刀口喷射出来。血红血旺,田幺儿恭喜道,发财发财。田开来很欢喜,借你吉言,我去喊大伙吃杀猪饭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田幺儿说,说好了的,在我家吃。田开来说,怎么也得在我家吃,这些年,我没喂猪,光吃大伙的,让我还个人情。田幺儿说,人是我接的,在我家吃。田开来说,在我家吃早饭,在你家吃中饭。田幺儿说,这样好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    这时,胡总说,你俩莫争了,这杀猪饭我请大家。Mhs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Mhs张家界新闻网


    返回栏目[责任编辑:张家界新闻网]

举报此信息
进入张家界新闻网微站